那个炎热的夏夜

时间:2014-04-03 14:50:01来源:http://www.huapengfood.com.cn/作者:华培健康网
  

  2007年5月26日零点

  我拿起了电话,沉闷了一周的感情,我需要释放了。不管下一刻会发生什么问题我都将义无反顾的去面对,面对自己应该面对的问题。我的担心早已经让我的神经紧绷成一根拉的将断的弦,如果我不说那我立刻就将轮回!

  是的,没有错,这次是实在的感觉,并不是当初那样的胸有成竹,我,已经失去了对这一份持续了3年的感情的掌控,这一刻我的心即将裂开。

  她的电话通了,还是一如即往的开始着我们极力保持的轻松氛围,但我知道,她的心已经不完全不完全的属于我,属于这一份和世俗相对的感情。该来的终究要来的,没有办法,也没有可以让自己欺骗自己的理由。没有人逼我这样去做,我的心也在流着赤热的血,但我不能就这样欺骗自己,让自己逃避,再逃避。

  其实我知道在她的心里我仍然是很重的一个,但我也知道有些其它的因素已经开始侵浊我们的爱情。现在或许还没有清晰的显露出来,可是在一个沉重的负担和一个轻松的环境里抉择,谁不会选择一个让自己可以快乐的环境。我得说了,那怕立刻就得到心碎的答复,也好过让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一尊没有灵魂的雕像。我从来不曾担心她会因为其它人而离开,但现在我开始担心了,我失去了自信。

  我的心越来越沉重,就在我即将把牙齿咬进嘴唇的那一瞬间,我缓缓而又万分沉重的说了出来:你还是像当初那样的爱着我,一无反顾的爱着我吗?

  寂静,或许是那一秒钟的寂静也让我感觉到了自己颤抖的灵魂。

  “没有了吧!我承受了太多的压力了,我不想让家人难过,我也不希望放弃你,但是我真的很难受很难受。”

  这个夏天的夜感觉特别的热,没有一丝的风。躺在床上吹着风扇照样是汗流满身,可现在我突然发现我整个人已经不热了。冷,由骨髓里一点一点的渗透出来,我想发抖。但我依然流着汗,在冷与热的夹击下我发现嘴里尝到了一丝咸涩。是嘴唇里渗出的血迹,没有痛楚。

  那一刻我变成了她,我的女孩。

  这一份感情就像一把剑,剑的两面都是刃,那一边碰一下都会割出一道血迹来。选择,是那样的难,压力却又是那样的大。手就握在剑刃上,如何才可以让自己不那么容易受伤?一边是幸福,自己的。一边是亲人和睦,家族的。这是一个多艰难的选择,随便那一样都足以把心割开,碎成一地。可是选择只能有一个,幸福是自己的,幸福可以找寻。但谁又愿意放开一个自己深爱人的手?心是那么的痛。谁又知道该怎么样的去解决……

  呼吸已经紧到了这样的程度,我深深的理解她为了我,为了这一份爱所受到煎熬是这样的深。为什么我还是这样的自私,不肯放弃?用力的呼吸一下,把自己模糊的脑袋重新激活过来。哀伤也许早已经在我的每一个细胞里,所以我说的也是哀伤的:不管你是怎么样去选择,我的肩膀永远可以是你依靠的,你不用担心,在我的心里对你存在的永远只有祝福。放心的去做吧。这就叫伟大吗?她哭的停不下来,就是叫我不要说了,我那样的虚伪,为什么要这样说?我不想这样的伟大,我只需要她留着,就留在我的身边,就那一秒钟也可以。终于她忍不住挂了电话机了。听着犹在耳旁的哭声,我是这么羡慕。我呜哽着想大声的哭喊出来,拳头上的指甲早已经插进肉里。想再打个电话给她安慰一下,但我发现已经打不进去了。我立刻发了个短信给她希望她能收到,可为什么我的手抖的这样的厉害:对不起,我说的话又让你伤心了。不想了,睡吧。我的手抖的很厉害,不打了。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网站地图关于华培健康网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华培健康网
http://www.huapengfood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